中国足协今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9年参加中超的16家俱乐≌部及2家拟升入Ⅺ2020年中超的中甲俱乐部已全部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少中甲俱乐部的生存举步维艰,足协在前一天刚刚通知中甲、中乙和中冠俱乐部提交工资确认表的时间延后。

 

政策朝令夕改

折射低级别联赛生存困境

 

按照中国足协去年10月底下发Б的相关通知⌒,今年1月Ⅵ15日本应是中超、中甲、中乙和中冠各俱乐部提交《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截止日期,但因辽足、广东华南虎等多家俱乐部出∫现无法按时提交的∪情况,所以足协发布延期通知,其中明确表述了原因。

 

“鉴于中甲、中乙、中冠联赛的部分俱乐部在2019εїз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为确保各级联赛稳定,特延后中甲、中乙联赛俱乐部以及申请参加2020年中乙联赛的中冠俱乐部的所提交的╬工资奖金确认表的ㄨ提交截止时间至2020年1月31日17时整。”

 

这则通┝知发布后,相关俱乐部松了口气,毕竟转机可能在放宽时限后到来。但外界也传来批评声音,认为这是政策上的朝令夕改。合肥桂冠与沈阳东进两家俱乐部的遭遇也被提起。

 

2018年7月,足协发布通告,认定中乙大连博阳(千兆)、保定荣大、合肥桂◎冠和沈阳东进四家俱乐部存在欠薪行为,由于合肥Υ桂冠与沈卌阳东进未能在规定时间前支付拖欠的工资和奖金,因此被足协取消注册资格。

 

从2018年7月的取消两家●中乙俱乐部注册资格到2020年1月的延期注册,巨大反差折射出更多低级别联赛俱乐部陷入生存困境。


相比国内实际上绝对多数西甲球队的财力都非常有限,预算会被卡得很死,∷但在这里选择坐包机出行是一个小俱乐部都愿意且能够∵承∟受得起的。——摘自武磊周记

 

疯狂扩军之外

缺少成熟完善的运营体系

 

近几年来,中乙联赛一直处于扩军态势:2015年,中乙有16支球队;2016年为20支;到了去年〧,中乙共有҉32支球队。201↔9赛季被认为↘是中乙联赛的繁荣时期,然而因资金问题,2020赛季很难出现相同的局势。

 

2019赛季中,就有多家中乙俱乐部被曝出存在欠薪情况:福建天信╦╧、大连千兆的队员都曾因长*期欠薪而无奈公开讨薪维权;江苏盐城因运营困难,在今年1月初发布公告,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延边北国出现严重资金问题,面临解散……中乙扩军政策已经被中国足协叫停,现有球队的“过冬”已经※是严重问题。

 

此前有中乙球员感┕叹,低级别联赛球队的生存环境极为艰难,但举步维艰的并ё-不仅是中乙球队,中甲俱乐部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2019年初,延边富德因破产⌒解散;去·年压哨获得准入资格的川足不时传出欠薪消息,这一次俱乐部索性提前放弃;上海申鑫在赛季中就多次被曝面临解散,最终从中甲降级的命运恐怕已经昭示了退出的前景;“十冠王”的光环未能拯救辽足,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和糟糕的财务状况令这家俱乐部再次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

 

去年加Ⅴ盟西甲西班牙人队的武磊在他最新发表的周记中写道:“之前没想到绝?大多数西甲俱乐部的资金预¨算是没有中超球队多的,而℡且※这里的硬件条件大多也没有国内№俱乐〥部那么好。可°゜۩是他们比较善于经营管理,很多西甲℡小俱乐部♧就是依赖一套成熟完善的运营体系和管理模式▫,∝去健康持久的发展。”

 

这正是如๑今中国足球的弊病,有爆发式投入而无长久经ㄨ营发展。职业化这么多年后,中国足球依然没有走上正轨。

 

新京报记者 周萧

编辑 王希翀 校Ω对 李世辉

ぁ ≠